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

太极风水网 35 0

在影视、动漫、小说、游戏等艺术作品中,有一类情节是我们经常看到的——某个角色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某种方法大幅提升了自己的力量,从而打败了之前实力远在他之上的角色。这类角色有主角,有配角,有正派也有反派,比如之前在电影里被很多观众诟病“成长太快不合理”的《星球大战》系列主角之一——蕾伊,很多“星战”的忠实观众对这个人物表示不满的最大原因在于,在《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这部“收官之作”上映之前,蕾伊被刻画为了一个没有特殊血统,甚至从小没有受到过正常教育的拾荒者,她接受训练的年龄在所有绝地武士历史上算是非常大的,更早的“阿纳金”和“卢克”虽然也在年纪较大的时候才接受训练,但至少背景里给了他们“天选之子”的设定,于是蕾伊短时间内“速成”还能跟正统的“天行者”——凯洛伦打得有来有回,让很多老观众一时间无法接受;同样,在东方的作品里也有这样的例子,《笑傲江湖》里原本武功低微,唯唯诺诺,只能寄人篱下的福威镖局公子“林平之”,在得到辟邪剑谱并修炼之后进步神速,不仅手刃仇人余沧海,甚至连其担任掌门的“青城派”都几乎被他灭门,但是他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张图片-风水网

蕾伊在“原力觉醒”和“最后的绝地武士”中背景只是一名普通的拾荒者

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文化中,能够速成的力量都是十分诱人的,这常常会被作为贯穿整部艺术作品的一条重要线索,或者是各方阵营极力争夺的“麦格芬”,而作品中的角色,根据他们不同的角色性质(正派还是反派,主角还是配角,如果是配角的话角色重要性如何等等)对于“速成力量”会有不同的反应,并且对“速成力量”的争夺也可以从“谋划”到“争夺”再到“使用力量”每个步骤都进行详细描绘,也可以单纯作为作品里的一个小的单元。

今天要向各位介绍的就是,游戏中“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

一、“速成力量”的获取方式和“依靠积累”获取的力量不同,“速成力量”的获取方式大多数是直接获取现成的外界力量而不是单纯依靠自己。获取“积累型”的力量通常会有对人物修炼过程的描写,比如《圣斗士星矢》中处女座的黄金圣斗士“沙加”和《天龙八部》中的“乔峰”所掌握的都是“积累”型的力量——沙加平时闭上眼睛修炼封闭五感之一以此来不断积攒小宇宙,所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些小宇宙会在一瞬间爆发出来;乔峰则是苦练降龙十八掌若干年,外加在丐帮各种活动中不停锻炼,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所以才得到了“北乔峰”的称号。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2张图片-风水网

对于沙加来说,平时闭上眼睛就已经是一种积攒小宇宙的修行了

相比之下,“速成力量”的获取主要有以下的4种方式。

第一,其他强大角色将现成力量输入。简单来说就是武侠小说中常见的“传功”方式。制作组在对这种方式进行刻画的时候首先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需要花一定的篇幅和故事容量来刻画传输力量者的实力,尽量要让玩家们在心中对他的实力进行认可,否则玩家可能会对后续接受这份力量角色的飞速成长表示无法接受。比如在《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中,联盟玩家们在做完影月谷任务线后可以看到德莱尼的先知维纶为了净化耐奥祖的黑暗之星(由虚空化的纳鲁转化而来的一种武器)选择了自我牺牲,在那之前他将多余的力量传给了年轻的伊瑞尔,从那以后伊瑞尔取代维纶成为了那个世界里德莱尼们的领袖,她的实力也突飞猛进,从被影月兽人俘虏的一个弱小角色变成了玩家们在招募玛格汉兽人任务里看到的那样无人能挡(就算是曾经不可一世的“钢铁部落”也被伊瑞尔率领的圣光大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魔兽世界》系列其实从资料片《燃烧的远征》开始就对维纶这个人物进行了塑造,甚至《军团再临》这部资料片里还安排了维纶和强大的基尔加丹“对波”的戏码,《炉石传说里》维纶更是牧师一张强力的王牌,这一切都让玩家得以理解为什么接受维纶力量的伊瑞尔后来可以有如此程度的成长。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3张图片-风水网

《炉石传说》里“维纶”是一张强大、高费的“金色传说”卡

另一个与之类似的例子还有《街头霸王》系列里的内卡利,然而内卡利跟维纶不同,他属于偏反派的角色,所以在表达方式上也就有所差异。这是一个和《龙珠》中“沙鲁”类似的角色,他可以不断“吞噬”别人的力量来强化自己,在《街头霸王5》的内卡利剧情里,他先后吞噬了作为系列主角的“隆”,印度的瑜伽大师“达尔锡”以及经常作为大反派出场的“维加”,成功吞噬这些前者可以让内卡利的实力飞速增进,而他选择的吞噬对象制作组也经过了精心的挑选——隆,有“杀意波动”的后起之秀;达尔锡,侍奉火神的人,曾经帮助隆平息了体内的杀意波动;维加,有实力让世界充满罪恶的人,而不是“真琴”“伊吹”“罗兰多”等实力稍差一些的角色,所以玩家们才能够理解为什么内卡利可以在剧情中不断挑战强者。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4张图片-风水网

《街头霸王5》里古代战士内卡利吸收维加的灵魂

相比较而言,“正派”角色之间进行力量的传输和接受时,目的往往是为了“保留希望”,无论是伊瑞尔也好,还是《幽游白书》里幻海将“灵光玉”传给幽助也好都是如此(当然所谓“反派”也可以有此动机,比如《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中的巫妖王在最后的关卡中将最后的力量传输给了阿尔萨斯助他击败伊利丹);而反派角色大多是强制让其他人物将力量输送给自己,用得比较多的就是“吞噬”这个设定,可以是将别的角色整个吞噬下去,也可以仅仅只吞噬灵魂,但最重要的是要表现出“强制性”——通过阴谋或者是武力强制夺取他人的力量。

除了“自愿传功”和“强制夺取”之外,还有一种形式的“强者将力量输入给他人使其速成”的设计手法也比较常见——契约和交易。这种方式同样用在反派角色身上比较多,或者说“非正义角色”身上,比如在《英雄无敌5》中,地牢城的英雄“塞纳特”就通过与影龙做交易快速掌握了降低施法能量消耗的本领,代价则是他的脸被毁容,在这款游戏的背景中,地牢城和塞纳特所属的暗精灵一族并不是什么“标榜正义”的角色,这个种族内部就充满着阴谋和暗杀,对于某些亚人(比如牛头人)他们还在采用非常残酷的奴隶制。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5张图片-风水网

在和影龙进行交易之后,塞纳特容貌尽毁只能带上面具

第二,通过强大的物件获取“速成力量”。玩家们比较多见的是通过“神器”或者是某种高科技的装备瞬间提升自己的力量,但并不能刻板地认为“神器”只能出现在魔幻背景的游戏中而高科技装备只能出现在科幻游戏中,比如魔幻背景的《英雄联盟》里有通过海克斯科技拳套大幅放大自己力量的“蔚”,科幻背景的《星际争霸》系列里也有“卡德琳水晶”这样的古老神器,所以关键还是取决于游戏本身的背景设定,让角色通过“合理”的方式来获得速成力量,比如“蔚”所在的城市“皮尔特沃夫”与“祖安”靠近,两座城市的特色都是先进的海克斯科技,所以蔚的科技装备设定毫不突兀;同理,星灵在“星际”系列中属于古老的政教合一种族,本身除了科技之外还能够使用“幽能”力量,所以给这个种族设计“神器”相关的情节也没有任何问题。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6张图片-风水网

《英雄联盟》中的“蔚”,通过手上的海克斯科技拳套将自己的力量放大了数倍

但对于这种“通过物件获得速成能力”的情节制作组应该凸显物件获取的难度,例如某件可以瞬间大幅提升人物实力的神器需要经过“收集和分析情报——实地搜索——击败神器的看守者或是竞争者——最终获得神器”这样的流程,有时候甚至还会加上“探索神器真正使用方法”的后续步骤,比如《魔兽世界:军团再临》里很多职业的专属神器就遵循这个设计流程,以“邪恶专精”死亡骑士的神器“天启剑”任务为例,玩家需要先初步打听这把剑的下落,得知东部王国的暮色森林可能有人会知道更多的情报,于是玩家来到暮色森林,遇到了一个同样在调查此事的NPC,而这个NPC就是神器任务中的关键角色,他一路带着玩家来到“逆风小径”进行实地搜索,最后玩家一路跟随私藏这把神器的黑骑士来到了卡拉赞的地下室并将其击败,天启剑到手,后续的剧情中黑锋要塞的几名死亡骑士和达拉然的法师议会相继为神器注入更多能量,于是玩家得以解锁神器的各种新功能(比如新的神器特质和新的圣物插槽等)。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7张图片-风水网

达拉然议会将力量灌入玩家地神器中,开启新的神器特质

而“科技类”的物件凸显其“获得难度”的方式则稍微会显得有点不同,一般来说制作组不用直接描写“获取路上的艰难险阻”,可以选择强调研发科技装备的物件难以获取,或者是研发所花费的时间十分漫长,比如在《生化危机》系列中,“G病毒”是科学家威廉研发出来能够瞬间增强宿主机能,让宿主变异得更加强壮并具备极强的再生能力,这当然也属于“速成力量”的范畴,游戏中对病毒获取的难度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研发时间,威廉花费了10年的时间(游戏中是1988年到1998年)才完成了G病毒的研发;另一方面是开发G病毒的人才——威廉是“生化危机”游戏世界观中“现当代”病毒研究领域的二号人物,而坐头把交椅的天才少女“阿莱克西亚”则算是一个“人造人”,所以威廉算是游戏中正常人类里对病毒研究最具天赋的科学家,这两个条件在游戏中被反复提及,让玩家们明白了G病毒诞生的不易。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8张图片-风水网

威廉在“生化危机”的世界观中是当代仅次于“阿莱克西亚”的病毒专家

第三,通过高端知识获取“速成力量”。我们经常见到的“武功秘籍”、“上古魔法书”、“新式武器的图纸”都属于这个范畴,角色在掌握了某些知识之后便会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他们的实力(比如之前提到的得到《辟邪剑谱》的林平之就是例子)。通过这种渠道得到的“速成力量”在设计的时候有一种常见手法值得借鉴——“邪恶”属性的知识和“正常”的知识。一般来说如果制作组认为一种可以带来速成力量的知识是偏向“邪恶的”,那么人物在进行学习的时候一般会付出不小的代价,《辟邪剑谱》就是如此;而如果这种知识是偏向“中性”甚至是“正义”的,那么一般会在角色进行学习并且获得一些“速成力量”之后表现出更进一步的“可延展性”,也就是说“速成”的部分仅仅是那类知识中的一小部分,掌握后续的知识能够让角色变得更为强大,但却已经超出了“速成”的范畴,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星球大战》里卢克学习的“原力”知识就是如此,尤达大师短时间的教导让他通过知识得到了速成的力量能够与他的父亲达斯·维达相抗衡,但后来卢克并没有办法凭借一己之力击败西迪厄斯还是需要父亲的协助,在恩多战役以后,卢克不断精进自己的原力知识,最终成为了银河系最强大的原力使用者。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9张图片-风水网

就算是晚年的卢克也能够利用原力穿梭时空

第四,人物通过自己的天赋和短时间内的超负荷训练获取“速成力量”。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完全属于“速成力量”,因为相应的人物付出了和获取“积累型力量”几乎等同的精力与时间,当然除此之外还需要他们有“天赋异禀”的设定,这类情节通常会被玩家们拿去作为判断一名角色是否在某个领域“具有天赋”的依据,比如《KOF97》中还在就读高中的草薙京就已经和极为强大的“大蛇”展开了对战,并且领悟了“大蛇稚”和“无式”这类招式,所以玩家们会认为“草薙京是KOF系列里武学天赋极高的一名角色”。在这种类型的情节里,制作组除了角色某方面的天赋之外,还有需要渲染的一点——角色强大的意志力,主要是通过角色在短时间内的训练、学习量和期间产生的顿悟来体现。比如《魔兽世界》系列中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她在背景故事里11岁进入达拉然向大法师安东尼达斯学习魔法,在24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女巫之一,并参与了海加尔山抵抗阿克蒙德的战斗,13年的学习后吉安娜甚至表现得比很多上千岁的精灵法师还要强大,相比之下当然属于一个掌握“速成力量”的角色,但吉安娜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刻苦学习”型的法师,无论是在达拉然时期还是后面的塞拉摩时期,吉安娜都把学习和研究魔法放在了自己日程的首要位置,玩家和她互动她始终会保留一句台词“安静,我在思考”。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0张图片-风水网

成为塞拉摩统治者的吉安娜依然习惯留在法师塔内做研究

对于通过天赋外加自身苦练获得“速成力量”的角色,制作组还需要注意的是,在进行人物刻画的时候,不仅要表现出他们“通过短时间的苦修增强自身力量”这一点之外,还需要让他们在得到“速成力量”之后继续坚持自己的“苦修”行为,此类角色一般会把获得力量的过程视为一种乐趣,相比之下“得到力量”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

二、“速成力量”的常见性质游戏中能够速成的力量往往会带有属于它们的独特性质,这些性质便于玩家、受众将它们与“积累型”的力量和其它种类的力量进行区分,也可以说不仅仅只是游戏,在其它形式的艺术作品里这些性质也受到了广泛采用,通常来“速成力量”会带有下面3种常见性质里的一种或是几种。

第一,速成的力量必然会有一定的强度,但是绝不可以被设定为游戏世界观里最高的强度。这是由于如果得到“速成力量”之后就可以站在游戏世界中的顶端,那么首先从道德的层面上来说,就有了鼓吹“抄捷径”思想的含义,那种让人短时间内掌握知识、技能、力量的手段虽然确实可以解决一些燃眉之急的问题,例如通过某种“快速记忆”法通过随堂的课文默写和单词听写,但从长远来看并不能一次性对我们的语文、英语成绩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就算掌握了所谓的“高效学习方法”,依然需要持之以恒地坚持和努力才行,所以从道德层面上来说,“速成力量”不宜被设定为游戏世界观中的最顶尖力量;另一方面,从故事逻辑的设定上来说也是相当不合理的,大多数游戏的背景设定中,站在力量最顶端的都是“创世者”级别,这一级别的角色从诞生之始就具备了无可匹敌的力量,并不需要所谓的“速成力量”,另一方面“速成力量”基本都是从外界直接获取,那么这种力量的赐予者必然不会是通过“速成力量”变强大的,他们的力量也基本上会在接受“速成力量”的一方之上(比如之前提到过的,维纶的力量强于伊瑞尔,影龙的力量强于塞纳特等),如果把“速成力量”设定为背景中的最强力量,那就会显得不合理了。

根据“速成力量”不同的获取途径,制作组也可以在背景故事里用不同的方式来说明这种力量本身的局限性。通过“他人给予”获得的速成力量是由于接受力量的人必然无法仅凭这种力量超越力量原本的持有者,就像是《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里的阿尔萨斯,在拔起霜之哀伤被巫妖王短暂控制的那段时间里,阿尔萨斯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巫妖王的声音,而随着冰封王座上裂缝的扩大,巫妖王耐奥祖的力量开始流失,所以阿尔萨斯也变得日渐虚弱,在游戏中的表现就是在“亡灵天灾”的战役里,前中期阶段阿尔萨斯的等级每一关都会反降一级,这就是“获取速成力量的角色他的力量难以超越力量给予者”的表现;而《街头霸王5》中的内卡利之所以可以击败隆、维加等人,原因在于内卡利吞噬灵魂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吸收力量”,而是在于“实现预言”,并且内卡利本身就是一名强大的古代战士,自身就有过硬的实力,反观阿尔萨斯在抛弃圣光信仰之后只能仰仗巫妖王耐奥祖赋予他的力量。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1张图片-风水网

《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时期的阿尔萨斯,他的力量和耐奥祖的状况直接挂钩

通过“得到神器”获得的“速成力量”则是可以被描述成“神器完全展现出它的力量还需要更多研究和开发”,神器中能够被直接使用的“速成力量”仅仅只是神器完全功能中的一小部分,在《魔兽世界:军团再临》里玩家也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流程才可以完全发掘出自己神器的所有潜能,从完成职业大厅的任务解锁第三个“圣物插槽”,再到完成达拉然法师议会的任务解锁新的神器特质,最后是在圣光飞船上激活“虚空之光熔炉”进一步强化神器上的各个圣物,对神器的“解密”伴随玩家们从7.0版本一直到了7.35版本。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2张图片-风水网

玩家可以在“虚空之光熔炉”对自己的神器做最后一阶段的提升

通过“天赋和短时间的超负荷训练”获得“速成力量”的角色在后续的故事中也会被描述成有远大追求,不断在相应领域进行自我磨炼和修行的人物,就像是贝吉塔和卡卡罗特虽然能够通过“精神时光屋”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达到“速成”效果,但他们二者在平时对于练功也丝毫不会松懈,“变强”一直是占据内心的主要追求。

通过“尖端知识”获得“速成力量”的故事在之前提到过,可以去表现“知识的可挖掘深度及可延展性”,让受众知道这些知识中“速成”的部分虽然已经具备一定强度,但要真正发挥其中的全部力量还要花很多时间去进行钻研,例如金庸小说里《九阴真经》中速成的武学就有摧心掌,虽然确实不弱,但依然只算是其中强度较低的部分,同理林平之修炼的《辟邪剑谱》也并非完整版本,但仅靠其中“速成”部分的武学就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强度。在游戏《生化危机》系列中,为了制造“新型武器”而被开发出来的各种病毒也同样遵循这一原则,情急之下给自己注射G病毒的威廉最终成为了彻彻底底变异失败的怪物,毫无理智可言,而给自己注射维罗妮卡病毒并且在休眠器里经过15年的沉睡才让病毒和自己几乎完美融合(差4天达到理论完美融合日期)的阿莱克西亚无论是理智的保持还是能力的强度都远远强过威廉,这也表现出了“知识需要大量时间才能挖掘出其潜在深度”的特性。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3张图片-风水网

阿莱克西亚的耐心和天赋是威廉不可比拟的,她为了测试病毒愿意在休眠器中沉睡15年之久

第二,速成的力量大多都有一定的缺陷。这样的缺陷可以是接受“速成力量”之后产生某种“后遗症”,例如《英雄无敌5》里塞纳特和影龙签下契约接受力量后被毁容,《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里格罗姆喝下深渊魔王血液之后丧失理智变得嗜血;也可以是速成力量的强度依然不够解决特别棘手的问题,像是《仙剑奇侠传》里李逍遥仅仅花了一个晚上就从酒剑仙那里学会了“御剑术”,但这也只是游戏中李逍遥非常初级的战斗技能,高级的“万剑诀”“天剑”都需要他在等级提升的过程中自行领悟,这就属于“积累型力量”的范畴了(“酒神”也属于“速成力量”,但同样有它的缺陷,需要耗尽所有真气外加一个“酒”,而且只能使用9次)。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4张图片-风水网

《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中,格罗姆喝下魔血之后丧失了理智

第三,速成的力量在游戏背景中只有少数人可以掌握。这点很容易理解,如果游戏世界里大多数人都可以掌握某种“速成力量”的话,那么会容易造成所有角色平均实力大幅上涨的情况,“战斗力崩坏”现象将会很可能会发生;同时“速成力量”的珍稀程度也会大打折扣,之前游戏中塑造的大量角色对此进行追逐、争斗的剧情也相当于被全盘否定。因为之前提到过,背景故事里“速成力量”很有可能被设计为多方阵营争夺的一个目标(神器、记载尖端知识的典籍或者是某项科研成果等),这样的背景就确定了“速成力量”必然是只有极少数人可以接触到的范畴,毕竟“快速生效”(表面上看意味着较少的付出)和“强大”两者兼备,那么必然会被多个竞争对手同时盯上,于是获取的难度也就随之增加,最后的胜利只属于少数人(无论这种力量是怎样的获取途径都会显得异常艰难,所以只有少数人可以获取),所以可以掌握“速成力量”的也就只能是少数人了。

三、“速成力量”在正派和反派角色之间的设计差异不可否认的是,游戏中无论是“正面角色”还是“反派角色”都可以得到速成的力量,但是二者在以下的两个方面中必然会有非常重大的差异(某一个方面出现差异,或者是两方面的差异都有所表现),玩家们往往也可以通过这两点在角色立场尚未“摊牌”的时候对其进行相应的推断。

首先,正派和反派角色在追求“速成力量”的目的上会有非常明显的差异。从表面上看,无论正邪立场的大多数角色追求速成的力量都是为了能够在短时间内对自己进行提升以便达到某种目的,单从这一点上来看正邪双方并不能被区分开来,所以关键在于“目的的性质”。

“正面角色”获取“速成力量”的目标大多是为了“保护某人、某物”,“挽救某人某物”,“抵抗敌对势力的侵略”等等,属于以一种较为“被动”的姿态去获取速成的力量(都属于那种因为某件事情发生于是做出某种反应的情况),或者是纯粹在机缘巧合之下掌握了某种速成力量。比如《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中玩家们是为了抵御燃烧军团的进攻才到各地寻找神器,牧师和术士还有各自的“短期目标”,一个是为了用神器净化虚空之光神殿里的“熵魔”,一个是为了借助神器击败恐痕裂隙的深渊领主并救出术士议会。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5张图片-风水网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中,牧师们使用第一把神器净化了虚空之光神殿里的熵魔

而《仙剑奇侠传》里李逍遥给客栈门口的酒剑仙送兑了水的桂花酒,然后习得酒剑仙的几招剑法则完全属于“机缘巧合”式的桥段。毫无疑问的是,玩家无论扮演的是“大祭司”“虚空领主”还是“李少侠”都算是游戏中的正面角色。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6张图片-风水网

《仙剑奇侠传》中李逍遥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酒剑仙

反观游戏中的“反派角色”,他们大多是以“主动”的姿态去获取速成的力量,例如“夺取”,“侵占”,“攻打”等等,这些动机本质上都只是为了满足相应角色膨胀的欲望而已,比如《质量效应2》里最后阶段劝说主角薛博德保留“收集者”基地的赛伯鲁斯组织头目“幻影人”,他想要利用那座基地掌握“速成”的科技力量,然而在《质量效应3》中玩家会发现,“幻影人”其实一直在利用薛博德,整个赛伯鲁斯除了薛博德团队之外,一直在从事恐怖活动,目的是让人类独霸整个银河系。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7张图片-风水网

《质量效应2》结尾部分“幻影人”暴露了他的本质

而《生化危机2》中给自己注射G病毒的威廉虽然表面看起来是为了“自保”,但若不是他极强的私心,安布雷拉公司也不会派出特工强行夺取他的研发成果,而威廉也在他的野心还没完全暴露的时候就被解决掉了。

其次,正派和反派角色在对待“速成力量”的态度上也存在差异。“正面”角色更多是考虑获取这种力量之后对于自己关心、在意的人们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例如《质量效应3》的“蓝光结局”中,主角薛博德通过“擎天炉”瞬间获得了控制所有“收割者”的力量,但这显然并非是他所希望的那样,从三部曲中的剧情我们可以看出,薛博德向往的是在解决“收割者”威胁之后能够享受平凡人的正常生活,但最终他为了整个银河系有机生命的未来选择“牺牲”式地接受了这种“速成力量”,靠自己的意志控制了收割者们,使之成为不具备威胁的机器。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8张图片-风水网

《质量效应3》的“蓝光”结局里,薛博德控制收割者帮助银河系有机生物重建文明

而“反派”角色们除了会在意之前订立的目标之外,他们对于速成的力量本身也会有一种较为“狂热”的追求,例如小说《笑傲江湖》中反派岳不群在得到《辟邪剑谱》之后一方面对后续成为“五岳剑派”盟主的事情十分在意,另一方面对于剑谱上记载的武学非常痴迷,但“正面角色”令狐冲无论是修炼“吸星大法”还是“易筋经”都对武学本身并没有过于强烈的执念,虽然在读者们看来他学习这两门功夫在时间上来说也属于“速成”的范畴。《街头霸王》系列中也很好对此类设计做出了诠释——邪恶暴躁的反派人物Juri为了能够快速提升自己的力量享受尽情施虐的乐趣而在自己的一只眼睛中安装了“风水引擎”,她非常在意这种力量本身,因为只有在“能打赢所有人”的前提下她才可以肆无忌惮地施暴(Juri是一个虐待狂型的角色);而作为历代主要角色的“隆”则和Juri相反,他虽然在意力量,但他最远大的追求是寻找格斗中“超越愤怒和憎恨的地方”,成为一名“真之格斗家”,他追求的是一种战士的境界而非单纯的力量,所以对于能够让他快速提升实力的“杀意波动”,隆一直是抱以排斥的态度,最后在瑜伽大师达尔锡的帮助下,隆将“杀意波动”平息了下去,并将其转化成了一部分自己的战斗力。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19张图片-风水网

《街头霸王》系列中的Juri,对于风水引擎带来的力量有着非凡的兴趣

简单来说就是,大多数的“反派角色”都会被“速成力量”本身所诱惑和吸引,但“正面角色”更加看中自己原本的使命和追求。

四、“速成力量”的相关常见剧情围绕“速成力量”游戏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发生,但这些故事的共同点在于,“得到速成力量”并不能够作为故事的终点(比如没有哪一款游戏是主角得到速成的力量之后就宣告结束的),因为这既不是背景中最强的力量,无法让得到的人物在剧情中消除所有转折的可能性(只有在得到游戏世界观里最强大的力量之后,人物的行为才不会产生转折,因为这个时候没有其他任何力量可以进行阻止或改变他的行为),同时绝大多数制作组喜欢在故事的结尾对剧情进行拔高,所以“速成力量”必须被抛弃或者被延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基于这样的创作思路,游戏中和“速成力量”相关的常见剧情有以下的3类。

第一类,原本的“正面角色”为了得到“速成力量”丧失理智,堕落成为反派角色。一般来说这类角色是因为受到某种刺激导致自身变得极度渴望在短时间内获得力量以便达到某种目的,所以才堕入黑暗的。例如《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中的阿尔萨斯王子,他在堕落之前是洛丹伦王国一位关心人民安危,掌握圣光之力的圣骑士,然而他在“斯坦索姆”事件中发现自己的圣光之力并不能够战胜亡灵天灾的瘟疫,不能履行保护人民的职责,甚至单纯依靠自己孱弱的力量并不足以击败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所以他来到北方的诺森德大陆之后便开始追逐神器“霜之哀伤”,希望以此让自己获得速成的力量击败玛尔加尼斯,为自己的国度和人民复仇,然而他在举起霜之哀伤的时候就开始逐渐被巫妖王耐奥祖腐蚀心智,最终在亲手杀死泰瑞纳斯国王后,阿尔萨斯彻底堕落成为了一名“死亡骑士”。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20张图片-风水网

被仇恨和对力量渴求冲昏头脑的阿尔萨斯从圣骑士堕落成为了死亡骑士

这个故事有主角(阿尔萨斯),有刺激主角的事件(斯坦索姆瘟疫事件),有使其追逐的速成力量(神器霜之哀伤)和获得速成力量的动机(找玛尔加尼斯复仇),最终角色从正面角色(圣骑士)堕落成为了“反派角色”(死亡骑士)。

第二类,速成的力量不够强大,获得这种力量的角色在对抗敌人的时候被击败。之前提到过,“速成力量”并不能够成为游戏世界观里最上乘的力量,所以急于求成的人物在使用和对抗敌人的时候遭到挫败就完全在情理之中,无论是“正面”角色还是“反派”角色都适用于这样的桥段,例如《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里加尔鲁什通过“亚煞极之心”把煞能灌注到自己体内获得“速成力量”,但最终他还是败在了联盟部队和部落起义军的手下;而《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里卢克在尤达大师处经过特训后,第一次面对达斯·维达还是战败并被砍去了一只手。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21张图片-风水网

《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里卢克被达斯·维达打败

这样的情节如果用在“正面”角色的身上往往意味着他们需要在侥幸脱身之后继续精进自己的能力,而如果是用在“反派”人物身上的话,在他们战败之后可能就意味着杀身之祸,不过也可以同样给他们安排“脱身”的桥段来延长角色的剧情寿命。

第三类,获得“速成力量”的人物在后续的故事中不断精进和钻研他们的力量,最后成为背景中真正的强者。此类剧情适用于“速成力量”是通过“尖端知识”获取的类型,知识中的“速成”部分相当于只是让角色“入门”,后续随着他们对知识的深度研习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另外这种情节同样也是“正面”角色和“反派”角色都适用的,上面提到过的卢克、伊瑞尔分别在各自的作品中成为了原力大师和娴熟的圣光使用者;而阿尔萨斯则在成为真正巫妖王之后更加深入地掌握了死亡之力,也让亡灵天灾成为了连巨龙军团都插手阻击的势力。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22张图片-风水网

《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中,初出茅庐的伊瑞尔参与了和阿克蒙德的决战

五、“速成力量”的其它补充要点除了上述的内容之外,游戏中的“速成力量”还有包括“力量效果”,“角色掌握速成力量的阶段”以及“速成力量的内在含义”在内的3个部分需要补充。

第一,“速成力量”的本质和效果并不会体现出对“均衡”的追求,例如“攻守兼备”,“能量的消耗与产生”“静动结合”等等。《质量效应》中由“军团”带领的正统Geth机器人向往的就是成为银河系中独立存在的一个种族,可以和有机生物们和谐共存,所以他们追求程序上的正常升级与进化,这就是“均衡”的体现;而“异端”Geth们被“收割者”们提供给他们的“速成力量”所诱惑,于是成为了无法容纳有机生物的“极端分子”。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23张图片-风水网

Geth最终实现了“军团”的愿望,成为了和有机生物平等的一个种族

第二,游戏可以在早期阶段让角色掌握一些“速成力量”以便解决前期的问题。虽然单靠“速成力量”无法成为游戏中实力顶尖的角色,但是作为“入门级”的力量却绰绰有余,《仙剑奇侠传》中李逍遥前期学会的“御剑术”就是此类定位的技能。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24张图片-风水网

《仙剑奇侠传》中酒剑仙教给李逍遥“御剑术”

第三,“速成力量”在游戏中可以代表着一种“诱惑”,只有能够抵御这种诱惑的角色才不会走上堕落的道路。因为速成的力量虽然表面上看可以快捷地解决一些问题,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强自身实力,但这却象征着一种不思进取,想走捷径的态度,如果被这种力量吸引而不再追求自身的刻苦研习(而且要考虑到,“速成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内就给予反馈,角色可以很快知道这种力量的效果是什么,但“积累型”的力量反馈并不明显,就像是背单词需要积累到一定数量之后才能让阅读通畅,交流顺利,时间花的比较多,人会容易怀疑“这样的积累到底有没有用”),那么根据现实社会的主流道德观(再加上“速成力量”潜在的那些“代价”与“隐患”,使用之后可能会伤害到自己或者是身边的人),此类人物必然不能被设定为“正面”角色。除了《街头霸王》系列里拒绝接受“杀意波动”的隆以外,《KOF》中的莉安娜作为一名正面角色同样主动拒绝使用体内的“大蛇之血”快速获取强大的力量,而是坚持练习和使用养父教她的格斗术来战斗。

游戏基础知识——“速成力量”的设计手法-第25张图片-风水网

莉安娜在小时候曾因体内的大蛇之血发生暴走,误杀了自己的双亲

以上就是本期对游戏中“速成力量”设计手法的介绍,我们下期再见~

标签: 风水百科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